qq说说唯美心情短语
心情散文

散文 柳木生:盼望阴雨天

  为生活的一日三餐,为子女的温饱与成长。后来,在土地上的操劳越来越养活不了一家人,于是在农闲的时候,开始做起了树贩子的生意。

  乡下的树贩子,直接从农民手里把树木买走,再出售给稍微大一点儿的木材商。树贩子做的是最初步的工作,干的是最辛苦的体力活,像从前扛大包的劳工,拉船的纤夫……都是一种出卖劳力的活动,赚的都是血汗钱。

  父母每天开着机动三轮车,在村落之间吆喝着、行走着。遇到卖树的人家,就熄灭车子,随主家前去相树。刚开始的时候,父亲有时会看错,给出的价钱太高,自己又卖不上什么价钱,导致一桩买卖下来,仅仅保住成本,白白付出了几天辛苦。后来,有时也能挣个百儿八十的,这样的收入与劳力的付出,也自然不相等。但朴实憨厚的父母面对这样的境况总是笑着说,总比啥也不干强呀,闲着也是闲着,闲着一分钱没有。他们很容易满足。有时候,父母开着车子,吆喝了大半天都没生意,就不得不有些失望的回去。车子开的太远了,油费得更多。他们回到家之后,也不忘给自己打气:今个儿就是让歇歇的(平常他们是不舍得随便歇着的)。某天傍晚的时候,他们满载而归,急匆匆卸了车,来不及吃饭,又去“耍”了一趟。父母遇到别的树贩子时,总是故作轻松的互相调侃:“今天耍了几趟?”

  有时忙到晚上八九点钟,他们在月光或者星光下,吃力的把树枝和树干装上车子,尽可能的拴牢车绳——一旦车绳系的不牢,或者道路太过颠簸,极易发生状况。有时车子锚在路上,前不靠村,后不着店,夜色渐深,也无可奈何。而倘若是车上的树枝散了架,也是一件麻烦事,需要重新装车。和别人搭伙贩树,遇到这样的情况,也有个帮手,有个照应。要不然,就是父母两人自己想办法。每当这个时候,作为女儿的我和姐姐,只能准备好晚饭,静静地等父母归来。刚开始,到晚上父母还未回家时,我和姐姐就打电话询问,后来就安心的等待。因为,心急如焚并不解决问题。作为孩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功课,给父母准备好晚饭,烧好热水,整理好家务。那些年,我家一直养着狗,看家护院。每当我家的狗狂吠起来,不一会儿我家三轮车突突突的声音就愈来愈近,穿透混沌的夜,明亮而清晰。我和姐姐还有家里的狗总是争先恐后抢着给父母打开大门。后来我和姐姐分工,一个跑去开大门,一个去拿手电筒,而我家的狗激动地随着我俩跑来跑去,最后还是机警的蹲坐在大门边,恭候主人的回来。每当车子驶进大门,我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。父母风尘仆仆的从车上下来,加上刺眼的车灯和手电筒的光亮,总是让我倍感温暖而又感动的想要落泪。

  父母只有在阴雨天才舍得休息。出不了门的日子,父亲吃完饭到小卖部溜达,看人家打牌;而母亲一个人在家,忙完家务活,整个人就寂寞了起来。打开电视,没有她喜欢的家庭剧;逗逗小狗,只有她一个人在说话;门外下着雨雪,又不愿意走出去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和姐姐的福利就来了。因为母亲终于想起给我们打电话了。

  我和姐姐常年在外读书,在学校里只能通过电话和父母联系。因为父母太忙,我们只能等着母亲打给我们电话。在天气不好的某天,父母不用出去干活,他们就有了时间给我们打电话。久而久之“阴天下雨”成了我家的一个信号。母亲的电话也成了我家天气的“晴雨表”。

  现在我手机上天气预报的定位是我家里的地方。只是这段时间以来,几乎都是晴天。

  2、请作者在文后附上个人简介(百字内)、微信号、联系电话,在来稿中请把文章直接粘贴到邮箱正文里,个人清晰照片(2-4张)以附件形式投送。注明标题:作者姓名(微信昵称)+体裁+题目,正文小4号左对齐,照片放附件。